1. 首页
  2. 新闻资讯

揭秘丨四千万学费如何流向海外?步长制药188页报告里4大疑点

五一之后的首个交易日,步长制药的股票是否直接跌停?赵涛将女儿“买进”斯坦福的钱从哪里来?上市公司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关系?摩根士丹利在中间起了多大作用?

文章来源:启阳路4号

猎财经已获转载授权

作者:易典

揭秘丨四千万学费如何流向海外?步长制药188页报告里4大疑点

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怎么也不会想到,五一“小长假”,一则远在美国的新闻,一个成绩优秀的女儿,会让他在身败名裂,同时给他控股的上市公司带来巨大危机。

五一之后的首个交易日,步长制药能否能度过难关,还是会直接跌停?赵涛豪掷650万美元将女儿“买进”斯坦福,钱从哪里来?上市公司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关系?摩根士丹利在中间起了多大作用?

这些问题不能简单用“是”或“否”来回答,但我们可以从公开资料中发现一些端倪。

五一前夕,步长制药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读完188页的报告,我们注意到四大疑点,疑点背后或和案件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疑点一:“横空出世”的美国孙公司

近两百页的报告中,满篇中文和数字,突然出现了一行英文,及其吸引眼球。

揭秘丨四千万学费如何流向海外?步长制药188页报告里4大疑点
图注:步长制药下属子公司性质以及成立时间(来源:公司年报)

2018年步长制药新设了一家二级子公司(孙公司),名称为“SHEN ZHOU TECHNOLOGY LLC”,经营地为美国,注册地也在美国,业务性质为投资,由集团100%控股。这也是目前为止步长制药在美国设立的唯一一家公司,由赵涛本人担任董事。

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在海外设立子公司并不稀奇。但从年报中看,这家“横空出世”的美国子公司似乎来头不小,引人深思。

首先,步长制药是一家重点研制中成药的企业,主营业务在国内,只有零星的出口业务,主要业务全部用人民币结算。旗下有三家海外子公司:丹红(香港)科技在香港注册;神州科技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Shen Zhou LLC在美国注册,也是神州科技的全资子公司。

三家公司的业务性质都是“投资”。新成立的美国子公司是否与上市公司主营业务相关?

其次,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海外子公司是战略布局的重要一步。但奇怪的是Shen Zhou资产规模非常小,年报中披露的当期净资产只有33229元,净利润亏损52557元。两者相加,这家公司成立时的资产不到10万元。

而步长制药2018年的总营收高达136亿元,净利润近19亿,这家美国子公司规模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再次,资产不到10万元的第一家美国孙公司,是否是“玩票”性质?不一定。虽然规模很小,但步长制药实际控制人赵涛自2018年4月16日开始任职这家公司的董事。

这似乎有点不同寻常,步长制药子公司和孙公司有三十多家,但赵涛只任职了其中16家公司的董事。而其中任何一家子公司的规模和重要性都远超美国孙公司。

这家美国孙公司到底有何业务?是否参与到美国招生舞弊案中?是否与650万美元有关?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财务公司高管私下解释,一些注册在海外、规模不起眼的小公司常被用来做“通道”,一些资金往来通过“通道”公司更方便。

疑点二:与摩根士丹利的隐秘联系

650万美元的舞弊案中,除了涉及斯坦福大学教练,还牵涉到了华尔街顶级投行摩根士丹利。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涉案学生赵雨思的父母是经过摩根士丹利的财务顾问Michael Wu的推荐,结识此案中的关键人物、人脉身后的升学顾问辛格。目前Michael Wu已经被解雇。直到2015年,辛格的“大学申请咨询”服务一直被摩根士丹利列为推荐项目。

摩根士丹利(简称“大摩”)是否在其中牵线搭桥?赵涛与大摩关系匪浅?年报中或许能窥见端倪。

2018年年报中披露,步长制药的董事中有一名大摩现任高管–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直接投资部董事总经理高煜。

董事介绍中写到:“高煜,曾任职于Donaldson, Lufkin&Jenrette Inc资本市场部和花旗集团亚洲投资银行部;现任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直接投资部董事总经理,耀莱集团有限公司非执行董事等职务。2012年起任公司董事。”他2018年从步长制药中拿到的薪酬是20万元。

不仅如此,大摩还和步长制药存在间接的股东关系。年报中写到:“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是公司股东NORTH HAVEN TCM HOLDING LIMITED之间接股东。”

而North Haven TCM Holding Limited是步长制药的第三大股东,持有2466万股,占股比例2.78%,所持有股份没有质押也没有限售条款。它也是步长制药的最大流通股股东。

又是一家英文名的公司?它有何背景?摩根士丹利为何是这家公司的间接股东?

查阅公开资料,North Haven TCM Holding Limited是一家注册在香港的私人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2010年4月14日,目前仍在运营中。

疑点三:研发人员人均年收入仅3.7万?

与华尔街大投行关系密切,舍得花65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4377万元)送女儿进斯坦福,步长制药的业绩看起来的确不错。

2018年总营收为136.65亿元人民币,同比稍有下滑但基本保持稳定,净利润快速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8.88亿元,同比增长15.29%。截止上一个交易日收盘,公司市值为232亿元,股价为31.91元/股。从营收和净利润来看,公司看起来欣欣向荣。

步长制药是一家医药企业,研发和专利才是能让企业长期健康发展的“常青树”。而医药研发周期长,花费高,药企的研发费用普遍居高不下。然而步长制药确成了一个特例:2018年研发费用(不含资本化研发投入)合计4.8亿元,销售费用合计80亿,研发费用只有销售费用的6%。

揭秘丨四千万学费如何流向海外?步长制药188页报告里4大疑点
图注:研发费用构成一览

研发费用不足,哪来的专利?没有专利,又如何卖药赚钱?

目前步长制药有四个专利品种: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丹红注射液和谷红注射液,都属于心脑血管用药。2018年心脑血管用药贡献了80%的总收入。

研发费用有限,步长制药在年报中介绍公司采取自主创新、合作研发、委托研发等多种研发模式,与知名高校、企业深度合作。

从数据中也能看出公司主要依赖委托研发:2018年的研发费用中,委外研发费高达3.34亿,占整体研发费用的70%。

步长制药的“自主研发”水平如何?从职工薪酬中可以看出蛛丝马迹。公司研发人员一共950人,研发人员职工薪酬合计3569万,平均每位研发人员一年薪酬为3.8万。

一年赚3.8万元是什么概念?步长制药的一个研发人员平均每月赚3166元,略高于国家最低工资。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2018年全国最低工资标准,上海最低工资为2420元/月。

众所周知,医药行业研发人员对知识水平、技术水平、实验能力都有很高的要求,需要学医多年寒窗苦读,需要泡在实验室摸索经验。3.8万元的年薪能否招到合格的研发人员?还是公司虚报研发人员人数?

赵涛愿意为女儿读大学砸4377万元,比全部研发人员一年的薪酬还高。按照公司的薪酬水平,这笔“买路钱”够他再招1151名研发人员。

疑点四:74亿销售费用中,包含多少“回扣”?

看到这里,不少读者可能有所怀疑:

研发人员收入低,自主研发水平差,专利品种单一,这些劣势如何能支撑公司业绩?没有研发创新的药为何能卖出超百亿的营收?

在商业世界中,产品和渠道同等重要。只有好产品没有渠道,“酒香也怕巷子深”;产品一般但渠道强势,也能通过铺天盖地的渠道推广让产品一举成名天下知。

步长制药研发能力平庸,但渠道推广能力强势,依靠的是充裕的销售费用。2018年销售费用超80亿元,相当于总营收的一半,是净利润的4倍,是研发费用的17倍。

80亿的销售费用都拿去做广告了吗?细看费用构成,“市场、学术推广费用及咨询费”花了74.8亿元,占比93%,而“渠道及宣传费”只有1.8亿只占2.2%。

学术推广费为何这么贵?真正用来做广告的钱并不多?

一名医药行业资深人士解释,药品和普通商品不同,推广途径也不同。“我们在电视和网站上看到的广告一般都是宣传OTC(非处方药),处方药的推广不会走广告渠道,而是对医生和医院定向推荐。”

什么是“学术推广费”?他解释,很多药企会定期举办行业活动、行业会议,好好招待医生,打点关系,推荐医生多开自家的药。而这些活动和会议一般都打着“学术讨论”的名义。

什么是咨询费?“这就是回扣的另一种说法。”因事件敏感,该业内人士要求匿名。他解释,这种操作是医药行业惯例。

其他医药企业也是如此狂砸销售费用吗?根据年报中提供的同行对比数据,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在同行中“一马当先”。

步长制药2018年的销售费用为80亿,位居7家药企之首。排名第二的云南白药销售费用为36.8亿,还不到步长制药的一半。而同行业平均销售费用只有18.7亿,不到步长制药的四份之一。

七家药企中,步长制药也是唯一一家销售费用占总营收占比过半的企业。超过一半的营业收入都拿去做销售费用,还有多少资金和资源来支持研发?

美国招生舞弊案还远未结束,650万美元是否会只是冰山一角?是否将有更多中国家庭牵涉其中?背后是否还有中国上市公司?“露马脚”的步长制药是否会被证监会质询?它又将如何回应?

远在美国的案件教会了中国广大股民一件事:不要被业绩迷惑,越是光鲜的业绩,背后越可能“藏污纳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猎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ecaijing.com/xwzx/92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