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美新材蹭热度宣传被警示,高股价恐是昙花一现

导语:“六连板”后处罚靴子落地。

豪美新材蹭热度宣传被警示,高股价恐是昙花一现

《投资者网》张伟

对上市公司来说,与投资者互动时的每一句话、日常公告中的每一条信息,都会被相关投资者重点关注。比如信息前后不一致,可能让公司股价暴涨暴跌。

2023年11月,铝型材生产商广东豪美新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美新材”,002988.SZ)就因对外披露的信息前后不一致,导致其股价暴涨后下跌,最终被监管公开谴责、被出具警示函。

1月11日,豪美新材发布公告称,公司及董事长、董秘陈涛被深交所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1月12日,豪美新材及其董事长董卫峰、董秘陈涛收到了广东证监局下发的监管警示函。

把覆盖车型说成直接客户

经深交所查明,豪美新材及相关当事人存在以下违规行为:

豪美新材于2023年10月30日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汽车轻量化业务方面,上半年已累计取得280个车型定点项目,客户覆盖了华为问界等国产品牌及宝马等合资车型。

豪美新材于2023年11月3日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公司被问及“为华为问界的供应商,目前订单情况如何”时回答,“问界M7量产后为公司带了一定的订单增量”。

或许是受上述消息的影响,豪美新材的股价及可转债价格在2023年11月7日至14日期间持续大幅上涨。

对于是否存在蹭了华为问界的热度,导致其股价上涨的情形,豪美新材在2023年11月9日、13日披露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称,“前期披露的汽车轻量化业务相关信息不存在需要更正、补充之处,也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重大影响的信息”。

2023年11月14日,深交所发出关注函,要求豪美新材核实说明相关事项。

2023年11月16日,豪美新材在《关于汽车轻量化业务相关披露事项的更正公告》中表示,公司的定位是整车厂的二级或三级供应商,直接客户主要为凌云股份(600480.SH)等汽车零部件企业,相关产品终端应用涵盖了华为问界等国产品牌以及宝马等合资车型。

受澄清公告影响,豪美新材的股价随后连续下跌。

可以看到,豪美新材前期与投资者互动时,把直接客户(凌云股份)的客户(华为问界、宝马)等说成了自己的客户,引发其股价连续上涨,而监管介入后澄清产品与华为问界关系不大后,豪美新材的股价又大幅下跌。

深交所认为,豪美新材在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以及《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未真实、客观、完整地披露汽车轻量化业务定位、与相关整车厂商的关系等问题,对投资者产生误导,导致股价连续异常波动,性质恶劣、情节严重,违反相关规定;豪美新材董事长董卫峰、董秘陈涛未能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对豪美新材的上述违规行为负有重要责任。

最终,深交所对豪美新材、董卫峰、陈涛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广东证监局随即对豪美新材、董卫峰、陈涛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高股价昙花一现

事实上,本次蹭热度之前,豪美新材的股价除上市首周外,一直不温不火。

Wind信息显示,2020年5月18日,豪美新材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发行价格10.94元/股。上市第一周,豪美新材创下“五连板”,股价上涨超过120%,达24.65元/股。

或许是公司业务to B,“开局即巅峰”后,豪美新材的关注度大大下降,其股价也一路下跌。

营收构成显示,豪美新材的产品主要分为铝型材和系统门窗两大类。据2023中报,2023年上半年铝型材的营收占比约92%,系统门窗销售及安装的营收占比约8%。其中,铝型材又分成三类,分别是工业用铝型材、建筑用铝型材和汽车轻量化铝型材。同据2023年中报,这三类铝型材的营收占比分别约39%、35%和18%。

到了2022年4月,豪美新材的股价还曾“破发”,期间低至9.55元/股。这也是豪美新材的历史最低价。

进入2023年末,因“搭上”知名车企,沉寂了几年的豪美新材,突然走出“六连板”,股价翻翻。

2023年10月30日,豪美新材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其客户覆盖了宝马、奔驰、本田、丰田等合资车型,广汽埃安、比亚迪、华为问界、长安等国产品牌。

众所周知,华为问界在2023年当红,与之相关的企业,都可能被认为是“华为概念股”,从而大肆炒作。随即,2023年10月31日,豪美新材大涨7.6%。

2023年11月3日,豪美新材再次披露一份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并在回复相关提问时称,“公司已经取得问界系列车型定点,主要提供电池托盘产品,但前期量一直较小,问界M7量产后为公司带来了一定的订单增量。”

此消息一出, 2023年11月7日至14日,豪美新材连续六日涨停。截至2023年11月15日收盘,豪美新材报38.48元/股,较2023年10月30日上涨约102%。

被深交所关注后,豪美新材突然“改口”,称宝马、奔驰、华为问界等整车厂并非直接客户,公司对应客户为凌云股份、卡斯马等汽车零部件企业,“公司供应的相关产品需要由上述零部件企业加工、装配后方可供应至整车厂”。

受澄清公告影响,豪美新材的股价开始下跌。2023年11月的38.48元/股,也是豪美新材的最高价。截至1月15日收盘,豪美新材报22.61元/股,较高时的38.48元/股,下跌约41%。目前,豪美新材的市值约56亿元。

最后揭示一个疑问,豪美新材与华为问界的关系到底有多大呢?据豪美新材的问询回复文件披露,2023年前三季度向零部件企业出货应用于问界车型相关产品的收入约479万元(含税),占2023年前三季度销售收入约0.11%。

豪美新材称,对目前公司收入、利润影响较小。据三季报,豪美新材2023年前三季度的营收、净利润为42.42亿元、1.24亿元,分别同比增加1.43%和401.15%。

只是,没了热点加持,未来豪美新材的股价还会再现“五连板”“六连板”的神迹吗?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思维财经出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猎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ecaijing.com/xwzx/5053.html

(0)
李落扬的头像李落扬
上一篇 2024年1月12日 09:38
下一篇 2024年1月17日 08:5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