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春雷的崇明岛往事

现在,只要与密春雷有关的新闻,他与董姓主持人的故事就会被再度提及。

《投资者网》张伟

因为被限制高消费,曾经的上海滩巨富密春雷又一次成为话题人物,引发热议的不仅仅当前这点事情,还有他的前世今生。

事实上,密春雷之所以频频“出圈”,除了其颇为神秘的创业经历外,还与他娶了一位董姓主持人有很大的关系。现在,只要与密春雷有关的新闻,他与董姓主持人的故事就会被再度提及。

而在董姓主持人之前,密春雷还有一位名为金晶的前妻。虽然结束了夫妻关系,二人在生意上还多有交集。

除了这些爱恨情仇,从股权关系角度梳理密春雷家族的商业版图,其实更能看出密春雷和他的“览海系”如何拔地而起,目前又面临哪些困境。

密春雷的崇明岛往事

崇明岛的老乡

公开资料显示,密春雷于1978年12月出生于崇明岛庙镇镇庙中村。密春雷为家中独子,其父密伯元、其母钱冠军,以后皆在密春雷的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或董监高等职位。

出生于1973年的董姓主持人,其老家则在崇明岛的启隆镇,只是行政关系隶属于江苏南通。

崇明岛是“一岛两省三县”的格局。该岛北面有两小块儿分别归属江苏省南通市的海门区、启东市管辖。其中,属于海门区的部分叫海永镇、属于启东市部分的叫启隆镇。

所以,从地理角度来说,密和董也算是正宗的老乡。

据悉,密春雷的前妻金晶曾是一名幼儿园教师。两人在商业上的合作,最早可以追溯到1992年。

企查查股权关系显示,密春雷旗下的上海崇明公路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崇明物资公司”)成立于1992年10月。其中,密春雷在崇明物资公司持股80%,金晶持股20%。

据工商资料介绍,崇明物资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建材、沥青拌和料加工、修建乡村道路、铺设路面及涵管等。这也是密春雷注册的第一家公司。

从其经营范围来看,与有媒体报道“密春雷靠做工程发家”的说法有一定契合度,目前崇明物资公司的经营状态仍为“存续”。也就是说,该公司的经营时间已超过30年。

中标公告显示,2022年9月至12月,崇明物资公司中标了崇明生态岛环岛防汛提标二期工程(四滧港~奚家港)施工2标沥青混凝土采购、三航局上海分公司环岛二期项目沥青混凝土采购等多个项目。

而早在1994年,崇明物资公司还投资了上海崇明公路工程养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崇明公路养护公司”)。崇明公路养护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钱冠军,即为密春雷的母亲。目前,崇明公路养护公司也为“存续”经营状态,并在2022年中标多个项目。

除了上述公司,密春雷父母还在数十个与密春雷相关的公司中担任董监高等职位。最终,由密春雷、金晶、密春雷父母构成的各种复杂持股公司,组成了庞大的密氏家族企业。

眼看他起高楼

2003年以后,密春雷家族开始走出崇明岛。

企查查股权关系显示,2003年9月,密春雷和其父密伯元成立上海中瀛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中瀛”),成为日后名动江湖的“览海系”的开端。

从股东构成来看,除了密春雷、密伯元,上海中瀛还有一位股东是上海丰道正达投资有限公司。实际上,这家公司仍是自己人,该公司仅有的两名股东分别是密春雷和钱冠军。

随着上海中瀛成立,密春雷开始进行资本化布局。股权变更显示,上海中瀛在2004年升级为集团公司,2014年整体变更为览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览海控股”),期间,公司的注册资本从2003年的5000万元猛增至2016年的60亿元。

2015年,览海控股的连续两个大动作,让“览海系”显山露水。

2015年2月,览海控股联合上海电气等公司共同发起成立上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人寿”)。企查查信息显示,截至2023年3月7日,上海人寿的第一大股东仍为览海控股,持股比例20%。

2015年6月,览海控股旗下的上海览海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览海投资”)以定增的方式受让A股上市公司中海海盛(600896)的股份。交易完成后,览海控股在中海海盛的持股比例高达43%。中海海盛改名为览海医疗。

自此,览海控股完成资本平台布局,“览海系”呼之欲出。

,览海控股随后还收购了上海农商银行、曲靖市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股权。对外数据显示,目前览海控股共对外投资33家企业,横跨银行、保险、汽车、旅游、餐饮、矿山等多个行业。

眼看他楼要塌

从投资时间轴来看,从2015年至2019年,览海控股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但旗下上市公司览海医疗的退市,为览海控股突飞猛进的发展敲响了警钟。

2022年6月21日,览海医疗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股票终止上市决定,上交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而早在2021年5月,览海医疗就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原因是览海医疗2020年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人民币1亿元。2021年,览海医疗的年报财务数据又被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

目前,览海医疗已被降级至新三板,股票名称也从退市海医(600896)变更为海医5(400155)。截至3月7日收盘,海医5的股价报0.99元/股。

就在览海医疗退市的同时,密春雷一度处于“失联”状态。

2022年1月,览海医疗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董事长密春雷出具的书面授权,授权董事倪小伟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经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同意推举倪小伟代行公司董事长职责。

直到2022年7月,密春雷才再度出现在公众视野。进入2023年,密春雷再次引起关注,起因却是他成了“老赖”。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月22日发布的限制消费令显示,在东方富利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富利”)与览海控股相关合同纠纷案中,因览海控股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对览海控股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览海控股及览海控股法定代表人密春雷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其中包括,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在星级以上酒店等场所高消费;旅游、度假;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

据2022年11月18日披露的判决公告显示,东方富利申请览海控股需要执行的给付金额为783.17万元。

此外,览海控股旗下险企上海人寿也风波不断。上海人寿新增的一则股权冻结信息显示,览海控股被冻结股权数额4亿人民币,股权被执行企业为上海人寿,冻结期限自2023年2月1日至2026年1月31日。据悉,这是览海控股所持上海人寿的4亿人民币股权第二次被冻结。

另据上海人寿3月7日披露的开庭公告显示,原告上海人寿与被告新疆汇合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存在储蓄合同纠纷,涉及资金高达5.2亿元。此外,上海人寿还与葫芦岛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四川信托有限公司等机构存在合同纠纷。作为第一大股东,相关案件或将对览海控股的资金流造成一定影响。

企查查风险信息显示,截至3月7日,览海控股及其成员的风险提示超过千条,包括自身风险74条、关联风险135条、历史风险25条,涉及强制执行、金融借款纠纷、股权出质纠纷等。

另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截至2023年1月,览海控股及其子公司曾两次被执行,执行法院分别为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和上海金融法院,执行标的合计金额超过9亿元。

看起来,密春雷和他的“览海系”已经四面楚歌,今后如何摆脱困境,还有待观察。(思维财经出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猎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ecaijing.com/xwzx/4330.html

(0)
李落扬的头像李落扬
上一篇 2023年3月6日 11:16
下一篇 2023年3月12日 09:2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