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兰疫苗股价长期破发又迎解禁考验

华兰疫苗上市仅一年,其股价早已跌破发行价,目前较上市首日79.42元/股的最高价已跌去近40%。

《投资者网》张伟

近日,A股医药板块迎来2023年第一单大手笔解禁。

2月15日,人用疫苗生产商华兰生物疫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兰疫苗”,301207.SZ)发布公告称,公司限售的5800.1万股将于2月20日解禁并上市流通,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4.5%。

二级市场上,疫苗板块本周触底反弹,2月20日,华兰疫苗的股价并未受到解禁消息影响,收盘上涨4.34%。不过,华兰疫苗上市仅一年,其股价却早已跌破发行价,目前较上市首日79.42元/股的最高价已跌去近40%。

在这之前,华兰疫苗发布公告称,已取得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药品注册证书》。这对营收靠流感疫苗支撑的华兰疫苗来说,是一个利好。而在狂犬疫苗即将迎来行业混战的格局下,华兰疫苗能否依靠新产品增厚业绩、提振股价,还有待时间检验。

华兰疫苗股价长期破发又迎解禁考验

股价已破发半年左右

华兰疫苗由其母公司华兰生物(002007.SZ)分拆上市。

2019年12月,证监会发布的《上市公司分拆所属子公司境内上市试点若干规定》,为A股公司分拆子公司在A股上市(以下简称“A拆A”)提供了政策指引。

随后,有近百家A股公司表示将进行“A拆A”,华兰生物就是其中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华兰生物为A股血制品龙头,2004年6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作为医药板块“A拆A”的先行者之一,华兰疫苗的上市引起了广泛关注。

2022年2月18日,华兰疫苗登陆创业板,发行价为56.88元/股,当天报收70.3元/股,较发行价上涨24%。

不过,华兰疫苗的巅峰没能持续多久。上市当天创下79.42元/股的历史高点后,华兰疫苗一路下跌。2022年7月以后,华兰疫苗的股价便长期低于发行价。

华兰疫苗上市后股价走势(周图)

截至2月21日收盘,华兰疫苗报收49.21元/股,较其发行价(56.88元/股)下跌约16%,较最高点(79.42元/股)下跌近40%,公司市值197亿元。同期,华兰生物的市值约403亿元。

突击入股的两股东仍有盈利

上市后股价持续大跌,但华兰疫苗首次公开发行(IPO)前突击引进的两位股东仍然盈利30%左右。

据招股书披露,华兰疫苗的前身华兰有限由华兰生物和香港科康于2005年10月共同出资设立,双方持股比例为:华兰生物持股75%、香港科康持股25%。香港科康为华兰生物董事长安康的私人投资公司。

2020年4月,华兰有限股改时引进高瓴骅盈、晨壹启明两家投资机构。交易明细显示,高瓴骅盈以12.42亿元受让香港科康持有的华兰有限部分出资900万元(对应9%股权),晨壹启明以8.28亿元受让香港科康持有的华兰有限部分出资600万元(对应6%股权)。

2月15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华兰疫苗本次解除限售的股份包括两部分,IPO前已发行的股份数量为5400万股,占总股本13.5%,涉及股东2个,分别为高瓴骅盈、晨壹启明;IPO战略配售的股份数量为400.1万股,占总股本1%,涉及股东为家园1号。

华兰疫苗解禁明细

据悉,家园1号为华兰疫苗的员工持股平台。高瓴骅盈、晨壹启明本次解除限售的股份数量分别为3240万股和2160万股,与这两家机构IPO前入股华兰疫苗时净资产折股的数量一致。

企查查股权关系显示,华兰疫苗股改完成后的四大股东为华兰生物、香港科康、高瓴骅盈和晨壹启明,持股比例分别为75%、10%、9%和6%。华兰疫苗上市后,前四大股东的持股比例相应降低,分别为67%、9%、8.1%和5.4%。

从对价交易来看,高瓴骅盈、晨壹启明在华兰疫苗IPO前突击入股的价格均为38.33元/股(12.42亿元/3240万股、8.28亿元/2160万股)。若按华兰疫苗2月20日的收盘价(49.56元/股)计,高瓴骅盈、晨壹启明目前约有30%的盈利。

狂犬疫苗行业前景不明

除了大手笔解禁,华兰疫苗经营层面的动态也备受投资者关注。

2月1日,华兰疫苗发布公告称,收到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颁发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药品注册证书》。早在2014年2月,华兰生物发布公告称,子公司华兰疫苗已获得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的临床试验批件。

从取得临床试验批件,到获得药品注册证书,华兰疫苗用了9年时间。这对华兰疫苗来说,也算是一大利好,目前,华兰疫苗的业务主要靠流感疫苗。

2022年中报显示,华兰疫苗2022年上半年的营收为10.56亿元,其中99.53%来自流感疫苗,主要产品包括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和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国海证券在其中报点评中,就把华兰疫苗称为国内四价流感疫苗的头部企业。

对于产品前景,华兰疫苗在公告中表示,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将进一步丰富公司的产品结构,增强公司的竞争力,对公司未来业绩产生积极影响。但目前国内狂犬疫苗的竞争环境,也可能让华兰疫苗的狂犬疫苗产品前景存在不确定性。

公开资料显示,我国狂犬病疫苗主要有三种技术路线,分别是:地鼠肾细胞疫苗、Vero细胞疫苗和人二倍体细胞疫苗。目前,地鼠肾细胞疫苗已基本被淘汰,Vero细胞疫苗是狂犬病疫苗市场的主导者,人二倍体细胞疫苗处于发展初期,未来有望替代Vero细胞疫苗。

公开资料显示,华兰疫苗选择的Vero细胞疫苗技术路线中,签发数量靠前的企业包括为成大生物(688739.SH)、长春卓谊、宁波荣安、赛诺菲、大连雅立峰和广州诺威等。其中,成大生物的签发数量超过50%,在Vero细胞疫苗领域一家独大。

此外,金迪克(688670.SH)的Vero细胞疫苗已完成三期临床试验,即将进行产品注册申报;智飞生物(300122.SZ)、百克生物(688276.SH)的Vero细胞疫苗正在进行三期临床试验。

另一条路线中,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暂时为康华生物(300841.SZ)的独家产品。目前,康泰生物(300601.SZ)的人二倍体细胞疫苗处于等待受理号阶段;智飞生物(300122.SZ)、成都生物所的人二倍体细胞疫苗已完成三期临床试验。

从行业竞争格局来看,国内狂犬疫苗即将进入混战阶段。对于公司狂犬疫苗的风险提示,华兰疫苗表示,疫苗的销售受到行业政策变动、招标采购、市场环境变化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思维财经出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猎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ecaijing.com/xwzx/4314.html

(0)
李落扬的头像李落扬
上一篇 2023年2月21日 09:27
下一篇 2023年3月2日 09:2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