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涵控股2020年财报:业务模式成功转型,服务收入激增101%

6月3日,如涵控股(RUHN.US)发布2020财年业绩报告,以2020财年GMV突破40亿,服务收入激增101%的强劲财务表现,引起市场关注。

如涵控股2020年财报:业务模式成功转型,服务收入激增101%

2019年,是网红大放异彩的一年,也是网红经济锋芒渐显的一年。越来越多的国际大品牌开始找网红做直播带货,对于中国网红电商的市场发展来说,发展趋势可谓势不可挡。

根据国内研究机构克劳锐的预测:2020,网红经济中的电商市场规模将达3000亿人民币。电商行业的新形态不断推动着媒介形态的转化,为数字经济时代到来发掘出一方新大陆。那喧闹过后,谁又是能登上新大陆的赢家呢?

2020财年业绩亮眼、2021财年未来可期

报告显示,如涵控股在2020财年GMV依旧突破40亿元关口(人民币,单位下同),达40.358亿元,同比增长41%。相应的净收入总额为12.959亿元,同比增长19%。

其中,如涵控股平台服务收入展现出惊人的成长性,较去年增长超过了100%至3.032亿元,成为公司业绩快速增长的重要动力。

与此同时,随着经营管理效率和业务运营能力的不断增强,如涵控股经调整归属于母公司净亏损明显改善,同比下降81%,收窄至1360万元。期间,如涵控股在Q2和Q3还连续两个季度实现盈利,意味公司正在向长期盈利的目标迈进。

此外,如涵控股经营性活动提供的净现金流入为5060万元,而去年同期为净流出940万元,反映出公司目前发展势态良好。

展望2021财年,如涵控股预计:“全年平台模式的服务收入将增长到人民币5.2亿元到人民币6.1亿元,其分别对应的同比增长率为72%到101%,而总收入净额将增长到人民币13.2亿元到人民币15.0亿元,其分别对应的同比增长率为2%到16%,全年预期实现规模盈利。”

精准定位直播电商、加速发展顺势而为

不得不说,如今的直播电商已经是内容电商的杀手级应用。对于如涵来说,一直是直播这个业态的参与者,直播这种方式也一直存在于如涵的业务形态当中,只是不同的阶段对它的定位是不一样的。

如涵控股的创始人、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孙雷在业绩报告中也指出:“电商直播业务已成长为一种重要的变现渠道。”

从财报中可以看到,如涵控股在2020财年GMV突破40亿元关口(人民币,单位下同),达40.35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1%,这一增长离不开直播所带来的加持。

目前,如涵直播合作达人数量是11个,以“葡萄lee”单场的直播战报为例——总GMV710W+,总计销售件数3w+;“晁然学姐”首场直播GMV达到1500w+,总计销售件数11w+。这对于此前并未进行直播带货过的红人来说是不错的成绩。

因此,不难想象,随着如涵控股其他网红的在直播带货方面的深度介入,其电商直播GMV有望迎来爆发性的增长。

更何况,手握众多网红资源的如涵控股已与微博、抖音、快手、B站等平台达成战略合作,为电商直播业务的发展铺平道路。

随着直播电商深入发展,对于如涵的业务体系,主要是在两方面起到了很好的加持作用,一是红人的变现方式更加丰富,因为如涵签约孵化的红人都是种草型的博主,她们的粉丝本身就是基于红人很好的产品力、种草能力而聚集起来的,当红人把这部分能力向品类不冲突的第三方品牌商家开放以后,其商业价值是被快速放大的。

二是,直播的强项是在最后那一环节的爆发收割,而随着直播电商纵深发展,越来越多的品牌不仅仅需要销售,而更需要一种品宣加效果的营销全案,如涵的红人除了自己的直播间外,还都有自己其他的社交阵地,种草品宣本来就是原有的业务覆盖范围,在加上直播的方式后,整个品牌服务更加完整有效。

爱建证券数据显示,2020年直播电商行业规模持续高速增长,占比电商整体规模不断提升。2020年国内直播电商市场规模预计有望达到9610亿元,同比增长122%,连续三年高速增长。

不得不说,用户普及度的快速提升,直播形态的普遍高转化率预计依旧会给电商直播带来较大增量,并成为带动如涵控股2021财年业绩继续增长的核心力量。

自营业务“四两拨千斤”

在2020财年,如涵控股创始人、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孙雷表示:“尽管新冠疫情对本就属于我们行业淡季的第四季度产生了影响,我们仍然整体完成了强劲的运营和财务业绩。”

财报中显示,自营业务在2020财年实现产品销售收入为9.92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9.428亿元增长了5%,保持着以往的稳健发展势头。

虽然5%的增长看起来增速较低,但这主要是由于公司一直在进行业务的转型,将业务重心从自营模式不断向平台模式转变,自营模式下的网红数量已经从2019年3月31日的14位减少至于2020年3月31日的3位;店铺数量由56个减少至19个。

精简团队之后,如涵控股的自营业务以更轻的体量带来了更高效的业务增长。3位自营业务为主的网红在过去的12个月里创造的GMV均超过1亿元,在2020财年里,她们依旧保持着强劲的带货能力,红人通过精细化运营带来更高的产值,头部网红的自营店铺产品销售收入较去年同比增长40%。

平台业务“短平快”、高速发展

在2020财年,平台业务实现服务收入为3.03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507亿元增长了101%。

如涵控股透露,该增长的主要原因包括服务于平台业务模式下的网红人数和合作的品牌数量的增加,以及平台网红业绩的增长。

从财报中可以看到,平台模式下的网红数量由2019年3月31日的122位增加到2020年3月31日的137位,同比增长了12%;平台业务模式下服务的品牌数自去年的632个上升到2020财年的1035个。

截至2020年3月31日,如涵控股孵化培育签约的网红数量由2019年3月31日的128位增加到2020年3月31日的168位。其中,平台模式下的网红数量已经增加至137位,带来的第三方网店GMV已经超过自营店铺的GMV,成为公司GMV持续增长的关键。

此外,平台业务还具有高毛利属性。在2020财年,服务收入的毛利为1.72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10%,毛利率也从去年的31%上升至38%。

因此,随着如涵控股专注于高毛利平台业务后,公司经调整的归属于母公司净亏损也会明显改善。其中,得益于平台业务的发力,如涵控股在2020财年的Q2和Q3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实现盈利,已为未来的长期盈利留下更大想象空间。

 网红池持续扩充、稳中求进

在平台模式下,如涵控股作为国内最大的网红孵化器在网红孵化和网红变现上则更加具有优势。

财报中有一个数据也引人关注,在如涵成熟的网红孵化体系中,平台模式下越来越多的网红快速出道,其中平台头部、肩部和腰部红人数量分别达到8、14和15位,总数较去年增加了70%。

在红人的金字塔结构中,顶流头部红人的打造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但在打造平台模式下的肩腰部的红人时,则是有规律可寻。MCN的核心资产是网红,但他们的核心优势是制造网红的能力。随着MCN不断增多,谁能在细分领域孵化出更多有一定影响力的网红,谁就占据了战略的高地。

其实任何一个职业都会呈现金字塔结构,底层是海量、普通的从业人员,中间是有一定实力和竞争力人才,站在塔尖的人是极少数。而支撑一个企业、行业稳定的,一定是中间的腰部力量。

如涵控股在素人筛选环节,就会从粉丝数、活跃度、魅力值、抗压值等指标对红人进行评估,对内容涨粉能力、带货能力这两个指标进行量化。在这个体系里面,如涵会对每一个签约的红人进行5—8个月的培训,课程包括摄影剪辑、视频剪辑、服装搭配、电商运营、供应链等课程。在培训过程中会对每一位红人在真实的基础上进行人设的塑造。同时在内容中台和推广中台帮助红人在各平台上持续产生新的内容,进行粉丝的精准运营,这就最大程度保证了红人的“出道率”。

业内对于肩腰部网红是这么总结的,专业性、稳定性、规模性的集中体现。如涵控股的肩腰部网红优势在于相较于头部网红性价比更高,相较于素人具有更稳定的粉丝基础。另一方面在于,肩腰部内容网红分布于各个垂直领域,对适合互联网消费的主流类目形成了全覆盖。

目前,在如涵,肩腰部网红已经是许多品牌商的优选项,因此,相比一两个头部网红,能够批量孵化出具有专业性的肩腰部网红,对整个网红行业意义更重大。

未来,如涵控股依旧会持续打造成熟的网红流水线,常态化、稳定化进行肩腰部网红带货。

“迈进2021财年,通过继续扩充加强我们的网红池及覆盖的社交平台上的粉丝,探索和发展更多的网红变现渠道,我们将继续强化我们领先的网红孵化和交易平台,服务更多的网红和品牌。”孙雷总结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猎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ecaijing.com/xwzx/313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