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兆猪业拟赴港上市 种猪育种技术受制于人丨公司观察

天兆猪业的种猪育种技术主要从国外引进,存在到期不续约的风险。相比其他上市公司,其生猪养殖业务的规模较小,急需通过融资做大规模。 虽然其种猪业务的市场规模和销售收入占比都在逐年下降,但公司近几年的营业总收入却在稳步上升。

文章来源:投资者网

猎财经已获转载授权

作者: 张伟

天兆猪业拟赴港上市 种猪育种技术受制于人丨公司观察

2月27日,种猪养殖企业四川天兆猪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兆猪业”)选择从新三板退市,准备到港交所挂牌。据港交所官网披露的天兆猪业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此次募资用途主要为其在甘肃兰州新建一座猪只养殖场、在重庆市扩建一座猪只养殖场、到海外购买曾祖代核心群种猪、偿还银行贷款及充实运营资金。

因受非洲猪瘟入侵的影响,2019年国内生猪出栏量大幅下滑,导致猪肉价格飞涨,不少猪企的利润也乘着这波风口大涨。

梳理信息,《投资者网》发现,港股市场上目前有万洲国际(00288.HK)、雨润食品(01068.HK)、中粮肉食(01610.HK)、普甜食品(01699.HK)等几只猪肉概念股,且都以猪肉加工为主,而生猪养殖业务的占比极低。此次天兆猪业若能顺利上市,将成为港股市场上首只以生猪养殖为主的猪肉概念股。

种猪育种技术“壁垒高”

招股说明书显示,天兆猪业于2004年11月在四川南充成立,2011年被认定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截至2019年年底,共有37座养猪场,分布在四川、重庆、甘肃、贵州、黑龙江等地。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其核心业务,种猪销售收入在其总收入中的占比却逐年降低。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天兆猪业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4.75亿元、4.49亿元和4.76亿元,其中种猪销售的收入分别为1.98亿元、0.77 亿元和0.97亿元,种猪销售收入在营业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41.7%、17.1%和20.4%。

天兆猪业的育种技术还受制于人。行业人士称,种猪业是养猪业的龙头,也是最具有技术壁垒的“利器”。好的育种,就是在不同猪种中找到长得快、产子多、瘦肉率高的基因。种猪需要几代繁衍,它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因时间长、成本高让很多企业选择了短期行为,直接从国外进口种猪。这也使我国生猪产业多年来严重依赖进口,陷入“引种——退化—再引种—再退化”的恶性循环。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天兆猪业在2008年首次从加拿大引进866头纯种猪及相关育种技术,这笔交易奠定了其种猪业务的基础。在该育种技术协议到期后,天兆猪业又于2015年6月从法国引进了975头纯种猪,并签订为期10年的育种合作协议。《投资者网》就“如何降低因育种技术到期带来的种猪业务受限”等问题致函天兆猪业,但一直没收到回复。

与此同时,天兆猪业的种猪业务还面临着其他生猪养殖企业的挤压。《投资者网》调研发现,目前温氏股份(300498.SZ)、正邦科技(002157.SZ)、益生股份(002458.SZ)等A股上市公司都布局了种猪业务。这也导致天兆猪业种猪业务的市场占比从2017年的第二位降到了2018年的第四位。

生猪养殖业务增加

虽然种猪业务的市场规模和销售收入占比都在逐年下降,但天兆猪业近几年的营业总收入却在稳步上升。其中缘由,在于公司生猪养殖业务逐年扩大。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天兆猪业出栏的生猪主要分为种猪、商品猪和商品猪幼猪三大类,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的总出栏量分别为23.81万头、22.47万头和21.33万头,其中商品猪的出栏量分别为13.84万头、17.5万头和16.14万头,在总出栏量中的占比分别为58.13%、77.88%和75.76%.

而2019年商品猪价格的上涨,提振了天兆猪业的业绩。招股说明书显示,商品猪的出栏价格从2017年的1657元增长到2019年前三季度的1809元,商品猪(幼猪)从771元增长到1077元,相比之下种猪的价格从2017年的2798元到2019年前三季度的2873元,增幅较小。

虽然生猪养殖在天兆猪业业务中的占比已超过7成,不过与A股的生猪养殖类上市公司的出栏规模相比还比较小。以正邦科技为例,2019年三季报显示,该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的生猪出栏量为140万头,同期种猪存栏量为65万头。无论种猪还是生猪业务,天兆猪业都需通过融资扩大产能。

港股可能对公司估值定价偏低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天兆猪业的客户主要分为猪只养殖场和猪只经销商两大类。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前三季度,天兆猪业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在其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45.3%、30.0%和28.5%。

其中,四川高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高金实业”)是天兆猪业的最大单一客户。2017年及2018年,来自高金实业的销售额分别为5523万元和5057.6万元,在销售总额中的占比分别为11.6%和11.3%。

企查查信息显示,高金实业的法定代表人金翔宇曾于2018年5月至2019年12月在天兆猪业担任非执行董事,金翔宇也是A股退市公司印纪传媒(002143.SZ)的董事。

对于大客户集中的风险,天兆猪业表示,“公司并未与主要客户签订长期销售协议或其他合约保证,如果客户的业务计划出现重大变动,也可能会影响公司的销售额和经营收入。”

除了与下游客户关系不稳定外,天兆猪业与上游养殖户合作模式也存在关系不稳定的风险。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天兆猪业于托养户饲养的猪只数量在出栏总量中的占比分别为64.3%、77.8%和67.8%。所谓托养户,其实就是“公司+农户”的形式。

据悉,其部分生猪在生长阶段(73日)时被转移到托养户,进一步养殖。对此,天兆猪业表示,“公司与托养户也并无订立长期合约,一般每批猪只订立一份托养合约,期限约为三至六个月。”可以看到,这种合作模式也存在一定风险。

对于天兆猪业的上市前景,独立港股分析师张三千认为,由于养殖业的减值风险较高,导致港股市场对养殖企业的估值普遍偏低,加之尚无生猪养殖企业在港上市的案例,天兆猪业最终能获多少估值和融资金额,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猎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ecaijing.com/xwzx/263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