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爱奇艺和B站的同与不同

B站和差不多同时上市又同时上榜的爱奇艺都面临了巨额的亏损,亏损额度还屡创新高。视频行业的囚徒困境时至今日仍未能得到解决。多方频频出手,下重注、出精品,都想率先破局。选择了两条截然不同的路的B站和爱奇艺,究竟谁才会是最后的赢家?

破局:爱奇艺和B站的同与不同

近日B站很火。英雄联盟电竞赛事的直播权和“斗鱼一姐”冯提莫都被它收入囊中,还举办了一场“吊打各大卫视”的跨年晚会,又高调宣布了和QQ音乐达成深度战略合作,成功跻身了基岩资本发布的“2019年美国中概股年度影响力榜单”。一时被市场评为最懂年轻人的互联网公司,可谓是风光无限。

但是在风光背后,B站和差不多同时上市又同时上榜的爱奇艺都面临了巨额的亏损,亏损额度还屡创新高。视频行业的囚徒困境时至今日仍未能得到解决。多方频频出手,下重注、出精品,都想率先破局。选择了两条截然不同的路的B站和爱奇艺,究竟谁才会是最后的赢家?

奇葩又出新鲜事儿

登上基岩资本发布的“2019年美国中概股年度影响力榜单”的B站是个奇葩,提起它,大多数人会给出这样的定义:视频网站,原创内容社区,二次元聚集地,专注年轻人的社区。这些都没错,但B站远比这复杂。

2019年6月26日,B站迎来了自己十周年的生日。经过十年的拓展,B站从以二次元圈层为主,到衍生出动漫、国风、娱乐、科技、生活大大小小总共7000多个兴趣圈层。

B站UP主“@不科学的UP组”整理了2009年7月至2018年4月B站各区的累计播放量。数据显示在2014年5月之前“番剧”是累计播放量最高的频道,远超其他区块。但在2014年5月之后,游戏累计播放量首次超过番剧,随后在2016年12月和2018年2月“生活”、“娱乐”和“影视”区的累计播放量也依次超过“番剧”频道。

在二次元文化之外,B站已经悄然转变为容纳更为宽泛的年轻人自制内容、消费内容的文化社区。甚至新华社也发文称赞B站在文化内容方面的成就。4月19日,新华网发文《视频、直播已成为年轻人的学习新时尚》表扬了哔哩哔哩已成为年轻人学习的平台之一。

可以说,B站一直是中国互联网一个比较独特的物种。它季度亏损超过4亿,但坐拥1.28亿的月活,却坚持不做贴片广告;一个视频社区却长期靠着游戏养家;想要增加用户却又想保持整个B站原有的“调性”。可谓极其独特。

最近这奇葩又搞出了不少让人大吃一惊的事儿。先是大手笔拿下了直播平台的标配,英雄联盟电竞赛事的直播权,再是年前高调签约前“斗鱼一姐”,女主播的天花板冯提莫,然后还来了一场“吊打各大卫视”的跨年晚会赢得各路点赞,再高调官宣了和QQ音乐达成深度战略合作。一时被市场评为最懂年轻人的互联网公司,可谓是风光无限。

生于2009年的B站,像是一个伴随Z世代成长的文化乐园,最初它被人们贴上小众、亚文化等标签,而现在随着Z世代的成长,这些曾经的标签都一个个被撕掉。B站对于今天Z世代年轻人的吸引就像当年QQ和淘宝对于80后的吸引,那时候大人们也认为上网冲浪,聊天购物是小众和亚文化。

但事实告诉大家,这不是小众而是未来。

中规中矩也会有赢面

但是亏损仍然是悬在B站头上的达利摩斯之剑。事实上,不仅仅是B站为此头疼,一起登上基岩资本发布的“2019年美国中概股年度影响力榜单”的爱奇艺也一样深陷泥淖。

财报显示,爱奇艺第三季度净亏损为37亿元,取得财报披露以来的最大亏损额。和B站不同的是,B站更多的被人谈及的是社区,爱奇艺则更多的是作为一个视频播放工具而存在。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的三强争霸战也一直为业内所重点关注。

爱奇艺三季报显示,订阅用户从2018年9月30日的8070万增加到2019年9月30日的1.058亿,增长了31%。腾讯三季报显示,腾讯视频订购账户数同比增长22%至1.002亿。虽然相比2018年年底,爱奇艺8740万和腾讯8900万的成绩,腾讯被爱奇艺反超,但是差距暂时还不是很明显。

而阿里巴巴并未公布优酷的订阅用户数,只在财报中提及,三季度优酷的日均用户同比增长47%。并且在投资原创内容生产能力的同时,确保了成本效益和投资回报,从而减少了本季度的EBITA亏损。

破局:爱奇艺和B站的同与不同

即便如此,我们也能清晰的感受到曾经位居第一的优酷视频在近几年有所掉队。根据易观千帆2020年1月综合视频类的排名,优酷当前位居第三,位居第一、第二的分别是爱奇艺和腾讯视频。而居第四位的芒果TV在2019年中的付费会员用户数只有1501万,虽然较年初增长426万,追赶势头很猛,但是和前三家相比不在同一数量级。

作为视频播放工具,爱奇艺等三家公司虽然没有像B站那样忠实活跃的粉丝,但是作为工具他们的优势是更加面向普罗大众,拥有更为广泛的受众。在更为广阔的空间里,他们获胜的逻辑在于更多的用户数量和更长的用户使用时间,即拉新和留存。

破局:爱奇艺和B站的同与不同

Questmoblie数据显示,对优酷、腾讯和爱奇艺三大视频网站而言,每一部大剧上映的当天都伴随着付费行为的显著增加。如2017年12月,《柒个我》上线使腾讯视频用户付费占比显著提升,2018年2月,《美好生活》上线,导致优酷付费用户占比增加接近4%,2018年3月,《老男孩》上线导致爱奇艺付费行为用户占比增加超过5%。

各出奇招

为了争抢市场蛋糕,爱奇艺等频频出招。以2019年为例,三大视频网站在头部版权剧上的竞争依然激烈,但是自制剧才是全年最大的看点。2019年,优爱腾自制剧占比分别为56%、65%、65%,而在2018年统计时,这个比重分别是45%、51%、53%。

破局:爱奇艺和B站的同与不同

2018年,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的自制剧占比首度超过了版权剧,而在2019年,三家平台的自制剧占比全部超过了版权剧,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的自制剧占比进一步提升。在三大视频网站2019年的自制剧布局中,腾讯视频以50部的数量领先,优酷和爱奇艺分别为32部和34部。在腾讯视频50部的自制剧中,悬疑剧数量高达21部,占比42%,可见今年腾讯视频对悬疑剧的重视。

虽然对于自制剧的布局各有千秋,但是从行业整体来看,目前各家在内容生态的构建上差异并不大,只是在细分垂直领域和题材品类上有略微差异。优爱腾三家普遍采用了“独播/拼播+自制”的战略打法,持续烧钱争夺优质内容,发力自制剧、自制综艺等拉动付费用户的增长。

破局:爱奇艺和B站的同与不同

但在具体的战术上,优爱腾三家拥有各自独特的风格。爱奇艺已经具备S级综艺的内部自制能力,拥有优秀的制作团队及灵活的工作室制度。在发展战略上,选择以高流量的视频业务为基础进行生态布局和多元化变现。

腾讯视频的自制剧依托企鹅影视旗下5个“天”字工作室,高管多为腾讯系元老。与爱奇艺以导演为中心的模式不同,腾讯视频采用制片人中心模式,平台不养导演团队而是与外部制作公司合作。制片人团队更注重的是结合数据挖掘需求和准确判断内容。

而优酷内部自制架构经历多轮调整,目前优酷电影与阿里影业的业务整体管理,在制播分离的思路下,优酷原有的自制剧团队也经由“离职再入职”、被并入阿里影业。优酷未来或将更多定位于播出平台,在自制内容的发力上相对不足。

总而言之,三强争霸,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猎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ecaijing.com/xwzx/240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