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扬投资黄怡如:退出时机是考验投资人的最高标准

黄怡如表示,媒体经历对于做投资有了一个更加宏观的认知,能够对整个产业政策有一定的新闻敏锐性,可以非常明确地知道自己的投资,怎么样才能符合整个大的投资趋势和国家的产业政策。

厚扬投资黄怡如:退出时机是考验投资人的最高标准

文章来源:投资者网

过去十多年,投资作为最贴近创新创业圈层的资本力量,在激活市场活力、整合创新要素、集聚发展资源等方面有着独到优势。在这期间,我们目睹了许许多多由创投助力的创新典范。

2023年,投资行业将会有哪些新的变化?投资人如何洞察市场,挖掘投资机会?创业者如何得到资本的青睐和投资人的加持?搜狐财经搜狐智库特别推出“投资中国”栏目,本期节目对话了厚扬资本董事长黄怡如。

作为媒体人转型做投资人有哪些优势,黄怡如表示,媒体经历对于做投资有了一个更加宏观的认知,能够对整个产业政策有一定的新闻敏锐性,可以非常明确地知道自己的投资,怎么样才能符合整个大的投资趋势和国家的产业政策。

厚扬投资多年来,经历过一轮完整的经济周期和投资周期,在激烈变革的投资市场中活着并能活得好,与其创新模式建立的投资生态圈密不可分,也得益于厚扬投资专业、丰富的投资经验。

黄怡如介绍到,厚扬投资现在专注于三大行业:第一是新能源,半导体,先进制造。黄怡如表示,投资时间的节点选择非常重要,对于投资,先选择赛道,再去看这个公司的团队,这个公司的技术路线,这个公司的护城河,这几个构成了投资公司基本的投资逻辑。
对于年轻的创业者,黄怡如表示,选择比努力更重要,首先要选择好的行业,那么有些行业我认为是没有必要去吸引投资人的,不是所有的行业都需要引入投资。
“如果第一个工作最好不要选择做投资,做投资实际上是一个认知的判断,刚刚工作的时候,我建议大家先去实业,先去一些对你个人要求不是那么高的地方,先去历练。”黄怡如表示,年轻人但是第一份工作最好不要选择投资,先加强自己对于事物,对于趋势的判断和认知,再选择投资。
“像我一样,我第一个工作如果做投资,我一定会把投资人的钱全部亏掉。”黄怡如说。

以下为对话精编:
投资中国:您之前是一个媒体人,后来创办了厚扬投资,为什么会从媒体人转行成为一名投资人?
黄怡如: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我,我想人的一生有很多的偶然性,从媒体转型为投资不是我的既定目标,当时也没有想过。因为当时我是做财经媒体,面对的都是上市公司,以及投资、公募、私募、银行、保险等领域,它本身让你对投资领域非常熟悉,也非常有兴趣。
在2014年,我们想中国经济发展得这么好,我们也认识这么多上市公司,也曾经跟很多上市公司也聊起过他们的发展,见证了他们企业的发展。所以我们就自己来试一把,当时也有巴菲特这样的投资人激励着我们往前走。所以我们就成立了厚扬投资。
厚扬投资刚刚成立的时候,我非常感谢媒体经历带给我们的价值,让你对投资领域有了一个更加宏观的认知,让你对整个产业政策有一定的新闻敏锐性,所以你会非常明确地知道自己的投资,怎么样才能符合整个大的投资趋势和国家的产业政策。
投资中国:厚扬投资目前比较专注于哪些领域的投资?
黄怡如:我们在2015年刚刚成立的时候,实际上也很茫然,因为觉得很多行业非常赚钱,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我们关注过银行,关注过游戏,关注过影视,互联网当时也很火。
但是这么多年发展下来,我们从一开始盲目地去选择行业,到现在我们已经非常精准地专注于三大行业:第一是新能源,我们在2016年就开始投新能源。第二是半导体,我们在2017年开始专注于半导体,我们也非常地荣幸地看到整个半导体行业还是蓬勃发展的。第三是先进制造,先进制造在中国有非常多的机会。目前我们主要专注于这三个领域。
投资中国:能否介绍一下你们的投资案例?
黄怡如:在新能源领域,我们当时是两种投法:一种是Pre-IPO,另外一种是参与已经上市的新能源公司的定增,这跟我们的基因有关,因为我们在做投资公司的时候,我们很多LP就是上市公司,这就决定了我们对上市公司整个资本的运作和整个产业发展的逻辑非常清晰,那么我们当时去参与了上市公司定增,来并购一个新的锂电池公司。
实际上我们有两个路线的选择,当年我们既可以选择三元路线,也可以选择磷酸铁锂路线,这基于我们当年对于整个产业的认知和整个新能源车的趋势判断,所以我们还是选择了磷酸铁锂路线,我们就参与了这个上市公司两个亿的定增。
现在看起来真是踩准了整个新能源发展的大趋势。大家可以看到宁德时代在2021年的时候最高涨到了1.6万亿,虽然今天我们看到它已经是泡沫挤破,但还在1万个亿左右。所以新能源整个发展实际上是中国从房地产成功转型最大的历史性机遇,我们非常荣幸地参与到了整个新能源发展的巨大红利中。
芯片行业,我们实际上做了一个非常有经典性的收购。当时我们从美国收购了一家半导体公司,这家半导体公司是最后一家成功从海外收购回来的公司。收购完成以后,实际上我们已经没有办法从美国再去购买任何一家先进技术和半导体公司了,所以它具有一个历史性的意义。这个公司在国内发展到现在非常顺利的,也马上上中国的科创板。
所以时间的节点选择非常重要,我一直认为,投资时间的卡位非常重要。第二,你的赛道选择非常重要,再去看这个公司的团队,这个公司的技术路线,这个公司的护城河,这几个构成了整个投资公司基本的投资逻辑。
投资中国:厚扬投资和其他投资公司有哪些不同的地方以及特色是什么?
黄怡如:我们厚扬投资的打法是不可复制的,因为取决于你公司发展的历程,也取决于你的投资人结构的构成,还取决于你们自身发展的经历。
别的公司我不去评价,但是我们自身打造了一个生态圈,厚扬的体系当中有自己的研究院,在国内北、上、广、深、成都都有我们的团队,他们是我们的情报来源,我们可以快速捕捉到一些优质的企业。同时我们有自己的艺术中心,因为艺术中心也是一种投资行为,我们更多的是把它作为我们品牌的打造和资源整合的平台。
同时我们还有非常好的外部专家团队,我们也跟很多的国内知名的院校和知名专家,每年年会,我们会请到很多的经济学家和私募、公募的首席研究员,让他们参与到我们整个投资的决策环节,帮助我们去判断一些好的赛道,捕捉到一些最新的信息。
投资中国:您对艺术投资是怎样的看法?
黄怡如:艺术投资如果把它作为一个像股权投资这种的标的,我觉得很难,因为它在中国不成熟。首先你要做好一个投资,就像我们做股权投资,要有稳定的LP资源,就是你的资金来源,你要非常明确你的变现通道。
现在艺术品变现的通道,主要还是靠各个拍卖行和一些所谓富人的购买来源。但是这些在中国国内,购买艺术品的整个理念还不够成熟。所以我觉得艺术品投资可能作为爱好。如果告诉你艺术品能够赚多少倍,我想很多也是它带有偶然性,它不是一个标准的投资产品。
厚扬的艺术中心,我们也不以经营为主,实际上我们只是一个品牌,作为我们跟合作伙伴的链接点,也是我们公益品牌其中的一部分构成。
投资中国:您如何看待募资难的问题?
黄怡如:现在募资难我觉得是相对而言,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的发展,我们的投资人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总体来说,我们把投资人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类型就是所谓的国资,央企,还有地方产业基金,它们的特点就是资金量比较大,赋能于国家战略发展和赋能于各地产业的招商引资或者产业经济推动的抓手。
第二种类型是以上市公司为主体,他们更加市场化,它主要是为了上市公司能够产业加资本更快速地发展起来,这是第二种类型。
第三种,所谓高净值的富裕人群,他是作为LP的,厚扬还是面向第二种,我们的LP是上市公司和上市公司实控人来构成的结构,它也决定了我们的投资方向,我们的投资方向肯定是围绕上市公司资本运作和上市的模式来运作。
募资难是相对应的,富有阶层这块的募资相对比较难。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这两年国资还是非常积极地在涌入到投资领域当中,我们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有国有资金来介入,各地产业的投资发展得方兴未艾。

投资中国:国资加入将对投资行业产生哪些影响?
黄怡如:它还是会让你的投资变得更加符合国家的趋势和方向。过去我们有一些领域,你的投资资金进去会有很大的泡沫,比如教育行业曾经的估值非常高,那么有一些大量的社会资本涌进去水涨船高,把行业整个泡沫放得很大。但是当潮水涌去,你就知道谁在裸泳,很多行业现在看起来是一地鸡毛了。
国有资金进来以后它的很多资金投放,主要还是在半导体领域、新能源领域,这都是中国目前重点的发展方向,特别是中美关系,包括地缘政治等等,都会让这些国有资本往国家政策方向在发展。所以作为我们的民营投资公司来说,顺应大势非常重要,你所投的方向一定是更多的资本会进去,而且它会符合我们整个国家的发展战略和产业政策。
投资中国:您如何选择投资退出的时机和渠道?
黄怡如:投资公司募资难只是一方面,最难的还是退出,我们整体投资的公司退出是两个渠道,一是通过股票上市,第二通过重组,当然最差的也就是投资失败了,前两种是最主要的方向。
第一要对于我们的投资人要进行一个教育,因为过去高溢价获得价差已经越来越小了,我们看到一二级的价差越来越小了,所以退出时机是真正考验我们每一个投资公司和投资人的最高标准。从我们厚扬来看,我们基本上8年时间基金大部分已退出并取得了预期的收益,这是一个正常的时间,实际上还有一些没有退出的,我们也在积极地通过收购的方式把它退出。
投资中国:您对创业者有哪些建议?
黄怡如:创业者小型项目我们几乎不投,我们所投资的方向大部分还是成熟的上市公司,它已经做到一定体量了,我们对于它的商业逻辑和商业模式都能够看得很清晰,它有一个标准的财务未来的预知,我们才会去投。
对于年轻的创业者,我一直觉得选择比努力更重要,首先要选择好的行业,那么有些行业我认为是没有必要去吸引投资人的,不是所有的行业都有必要投资来进入。
投资中国:什么样的行业需要投资人的进入?
黄怡如:第一,这个行业需要大资金,而且这个资金能够让你的能力,让你的公司规模快速地成长发展起来。这是一个因素,还有你对资金的驾驭能力也很重要,我们会发现很多的上市公司老板在没有上市之前,他的公司发展得很好,但是当他拿到大量资金的时候,他的角色已经发生改变了,他首先要适应一个双重身份,他还是一个资金的运用者,资金的掌控者,一个资本家身份,他把两者能很好地结合起来。
所以我们在做投资的时候,我们非常注重你投后的赋能作用,你必须投完了以后,对这个公司,对它产业链的赋能,对它资金的募集,资金投放要有赋能。所以这实际上就是回到我们刚刚说的,你投资退出不是我一定到点就要退,我们退出的时机要看这个公司是不是发展到我们理想的状态再退出,或者我们对自己的收益,有一个明确的标准。

投资中国:您如何管理投资风险以及收益?
黄怡如:做风险投资没有可以完全规避掉风险。它会面临着很大风险,风险上在选择你的投资人的时候,你就应该考虑到你的资金来源是国资还是上市公司,还是高净值的个人,这就决定了你后面的投资方向,所以风险是从一开始就开始,不同的资金来源,我要做不同的投资方向的选择和投资回报率的测算。
第二,我们在投的时候的尽调,还有投入进去了以后,对这个标的的长期赋能和关注。当然退出的时候,我们也会去全面地考虑和评估这个公司如何能够退出,给投资人带来最大的收益。但是完全地规避风险,我认为是不可能的。
投资中国:您不管是作为一个媒体人,还是作为一个投资人都非常地成功。您的秘诀是什么?
黄怡如:我觉得没有秘诀,运气很重要,选择的方向比努力重要。大部分企业,无论是企业家或者做投资家,你获得成功的永远是一小部分的,大部分是不可能获得成功的。那么获得成功的这部分我没有复盘过,没有一个准确数字,但是我自身的经历告诉我,你踩对点很重要,首先你要对国家大的趋势,大的行业趋势要有一个认知,然后你要很巧妙地躲过很多雷,你最后才能获得成功。
更何况我们现在还没有到成功的这个时候,我们依然在路上,厚扬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我们完整经历了中国从房地产整个退潮到整个的新能源崛起,和芯片、先进制造业国产取代进口 的历史性机遇,再到我们怎么样去面临着国际性的挑战,中美关系的挑战,还有地缘政治的挑战等等。我们希望未来在更多的不确定性中迎接更多的挑战和机遇,继续乘风破浪,不懈努力保持住好运气!
投资中国:您对于想成为投资人的年轻人有哪些建议?
黄怡如:如果第一份工作最好不要选择做投资,做投资实际上是一个认知的判断,刚刚工作的时候,我建议大家先去实业,先去一些对你个人要求不是那么高的地方,先去历练,加强自己对于事物,对于趋势的判断和认知,然后你最终可以选择投资。但是第一份工作最好不要选择投资。
投资中国:先在其他行业去历练,再做投资人。
黄怡如:对,像我一样,我第一份工作如果做投资,我一定会把投资人的钱全部亏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猎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ecaijing.com/rwgd/4706.html

(0)
李落扬的头像李落扬
上一篇 2023年7月28日 11:57
下一篇 2023年8月1日 09:3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