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碗辣道祖师辣酱,我们一起去见徐志成

在四川人的字典里,再崇高的理想,再激昂的生活,最终都要回归到一瓶辣酱,那里才是最接近真实的生活。

烟火人间,饮食男女,有香味、有温度,一碗人间烟火,也就是一碗热腾腾的饭菜。

在四川人的字典里,再崇高的理想,再激昂的生活,最终都要回归到一瓶辣酱,那里才是最接近真实的生活。

干了这碗辣道祖师辣酱,我们一起去见徐志成
(生产场地)

人生,一半烟火,一半清欢,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是烟火之味,是生活的本真。

而这个故事,要从一个叫徐志成的年轻人身上说起。

季子年少春衫薄

小时候的徐志成,父母因忙于工作,分不出时间来照顾他,所以大部分的时间,他都生活在乡下的爷爷家里。

在那个物质并不富裕的年代,大多数人只能将活着的慰籍,寄托在四方食事中,又或者一坛浓淡相宜的辣酱里。而徐志成的世界里,那坛辣酱已经不只是一种味道,更是一段无法追忆的岁月,任谁都不能复制。

刚蒸出来的米饭,盛进碗里,从油罐里挑一小勺猪油,再盖上一勺辣椒酱,还没吃到嘴里,就闻见了谷物的清香,还有青红椒与蒜末的诱人香味。把辣。酱伙同猪油一起拌开在米饭里,辣椒的红,蒜末的白,构成了记忆中最和谐的画面。

盛一勺放在嘴里,舌尖上的味蕾一接触到米粒上的辣酱,四季就在口腔里迸发了。各种调料的香味都一起释放出来,包裹在口腔里,极度的愉悦感瞬间治愈了饥饿,所有的疲惫和倦意都一扫而空,整个灵魂都获得了新生。

正是这样一道朴素但又不简单的美食,让徐志成的童年过得有声有色,也为后来“辣道祖师”这个品牌的诞生埋下了伏笔。他问爷爷,怎么才能做出这么好吃的辣酱,爷爷不会写诗,却说了一句比诗还有诗意的话:

把日子和食物放在一起,就好吃了。

志在四海  万里比邻

时间渐渐流逝,爷爷也渐渐变老,老得做不动辣酱了,考虑到爷爷年迈了,父母把徐志成接回了身边,到城里接受更好的教育条件和生活。

2014年,徐志成也不负众望,他以优异的成绩被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的艺术与设计专业(Art and Design)录取,开始了自己的留学之旅。爷爷和父母栽培的这支箭,终于到达了更远的地方,去了大洋另一段的澳大利亚。

干了这碗辣道祖师辣酱,我们一起去见徐志成

临行之前,在乡下的爷爷杵着拐杖,坐了一天的车,给他送来了一坛赶工出来的辣椒酱。

留学的日子并不轻松,悉尼的天气多雨湿润,那里的人喜食海鲜,大街小巷都布满了海鲜的影子。他的澳大利亚同学们第一次见到了来自东方的神秘食物,初尝一口,便赞不绝口,表示被那无与伦比的美味所折服了。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竞争残酷的时代,化学香的美食火四方,食色的男女失本味,而辣酱则是中国的美食届为数不多的一片净土。

或许是在爷爷的身边呆久了的原因,又或许是开始怀念自己来时的路,徐志成对海鲜水产并不感兴趣,他总是怀念年幼时爷爷的那一碗辣椒酱拌饭。爷爷留给他的辣椒酱很快就被吃完了,对故土和亲人的想念,再也无法被给予了。

他给远洋另一端的爷爷打电话时,回忆起儿时的辣椒酱拌饭,爷爷告诉他:没事,孩子,等你回来,爷爷教你。

终于等到了放假,徐志成归心似箭,回到了大陆彼岸。爷爷也按照约定,传授他制作辣酱的法门,并亲自指导他的尝试过程。可是辣酱的制作绝非易事,看起来简单,实则其中的技巧和讲究,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就这样陆陆续续学了三年,徐志成终于在爷爷的指导下,完成了基酱的制作。爷爷告诉他,人和辣酱其实没什么区别,人靠记忆活着,辣酱靠基酱发酵美味,只要能记得自己是谁,日子就会慢慢沉淀的。

他把爷爷的教诲记在心里,很快就要迎来毕业季了,同学们开始各奔前程,都在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徐志成开始迷茫:我将来要干什么?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命运的棋盘早就摆开,只是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辣道祖师”这个名字,会成为他精神世界的灯塔。

问子今何去  只为逐梦来

和几个澳洲同学的毕业聚餐上,徐志成拿出了自己制作的辣酱和同学们分享,同学们尝过辣酱之后非常惊讶:徐,你怎么可以制作出如此美味的食物?我如果有你这手艺,还应聘什么呀?直接把这个叫“辣酱”的东西卖到美国去!

徐志成醍醐灌顶,对呀!自己怎么没想到呢?比起做什么工程师设计师,自己不是更喜欢制作这样的美味吗?

干了这碗辣道祖师辣酱,我们一起去见徐志成
(辣酱翻晒)

得到启发的他,不顾父母的反对,拒绝了继承家族的家具企业,自己一头扎进了创业的队伍中,而他的目标也变得格外明确:以西式的香料融合中国味,来唤醒当下年轻人的味蕾。

国内的亲友听说了这件事,纷纷表示不理解:好好的一个海归,放着高薪名企不要,放着家族企业不要,非要去做“辣椒酱”这样听起来不上档次的东西,图什么呢?

徐志成没有为自己辩解,他选择用实际行动去表明:能做好一瓶辣椒酱,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徐志成成立了自己的“辣椒酱实验室”,并且拜在四川非遗辣椒酱制作大师门下学习更多的经验和技巧,经过了无数次的实验和尝试,他融合国外西餐的植物香料传统辣椒酱,终于制作出了一款相比传统的辣椒酱更符合年轻人口味的新品。

实战取得成功之后,徐志成迅速成立了公司,“辣道祖师”品牌应运而生,他成为了中国式洋食品、草本健康辣椒酱的开创者,把辣椒酱做成了一件能够征服外国人的艺术品。

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当初的迷茫,取而代之的是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坚定:让“辣道祖师”成为调味酱中的C位明星,让我们自己制造的东西,登上外国人的餐桌!

从农村孩子,到海归学士,再到食品匠人,在徐志成的眼里,“辣道祖师”不再是一瓶普通的辣椒酱,而是寄托了美食野性和理想主义的毕业设计,是一份奉献给味觉臃肿的现代人的治愈单品。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这是自古以来都不变的道理。而现在,这个95后的年轻海归,正在尝试更好地诠释这件事情,让人们吃到一份“更有人情味和家乡味”、更符合时代洪流背景下的,来自四川的辣椒酱!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猎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ecaijing.com/rwgd/3833.html

(0)
上一篇 2021年6月9日 15:47
下一篇 2021年6月21日 18:4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