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投资崔欣欣:如何捕捉大居住领域的红利与创新

据崔欣欣介绍,分享投资来成都的机会比较少,目前只投资了家页传媒一个项目,希望今后能在这里找到更多合作机会。

文章来源: 家页传媒

猎财经已获转载授权

作者:家页传媒

分享投资崔欣欣:如何捕捉大居住领域的红利与创新

2019年5月18日,由家页传媒发起的创新家俱乐部在“这!就是创新”主题峰会上宣布成立。众多家居行业大咖和行业投资人参加了本次会议。创新家俱乐部教练、分享投资联合创始人、大居住资金主管合伙人崔欣欣就大居住领域的红利和创新进行了分享发言,下文为现场发言的整理稿。

大家好!我今天要与大家分享的话题是“大居住领域的红利与创新”。为什么提“红利”这个词呢?从2018年底开始,就有很多文章开始讲红利过去了,那么到底什么是红利?今天我们就回过头去认认真真地看一下。

分享投资来成都的机会比较少,到目前为止,我们在四川投资的项目只有一个,就是家页传媒。我希望今后能在这里找到更多的合作机会。

分享投资成立于十二年前,这十二年我们经历过无数次的资本寒冬。目前我们整个团队的策略主要聚焦在两个方向,分别是医疗健康和大居住。

这两个方向分别有相对独立的团队。现在,包括中后台人员在内,我们的总人数大概在50人左右。比较值得骄傲的是,我们是目前国内第一个签署《联合国责任投资原则》的VC机构。

我们这些年的投资对象中,有一些已经IPO的公司,也有一些还没有IPO的公司,但是有很多是已经比较知名的企业了。比如医疗健康领域的张强医生集团、互联网创新领域的凯叔讲故事、大家居方向相关的企业爱空间、麒盛科技、房多多、德施曼、天津达因、兔博士、兔狗家装等等。

2016年,我决定将我带领的互联网投资团队全部缩窄,将聚焦范围调整到大居住方向。做这样的决定基于两个原因:

一是2015、2016年开始互联网在我们眼中已经和电力公司、自来水公司、煤气公司、电话公司没有区别,互联网已经如同阳光空气般,成为人们生活的基础设施。

在这个时候再提互联网已经多此一举。今天,没有哪个公司是和互联网没有关系的,所以我们必须聚焦到相对更根本的方向上,也就是在衣食住行上,而我们选择了“住”。

为什么选择了“住”呢?因为美好的居住环境是人类永恒的追求,同时也是人类财富的最大载体。尤其是城市居民,他们人生中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室内度过的,所以我们选择了这个方向。

二是因为在这样一个聚集了巨大财富的行业里,我们在当下所感受到的消费体验又恰恰是最糟糕的。无论是从产品方面,还是相关的交易服务方面,包括装修和消费体验都非常糟糕。

行业的发展水平相对滞后。这样的情况对于我们投资人来讲恰恰有巨大的成长空间。

围绕着让居住更美好的核心目标,我们去拥抱最先进的技术。

我们希望站在这个人类最基本的需求点上,通过这些先进技术让先进的商业模式在这里落地生长。

我们把大居住投资描绘成一个版图。

左边是与空间概念里的物理空间相关的,包含开发、建筑施工、产权交易、租赁、空间改造、软装家居、智能家居、社区基建和维护。

右边是和空间里的活动内容相关的,包括购物、办公、餐饮、旅行、娱乐、教育等等。左边的物理空间部分包括了空间的形成,而右边版图涵盖的内容则能让居住变得更美好。

这个版图非常大,所以我们还得进一步聚焦。近几年我们投资的项目更多围绕在左边的下半段,即空间改造、软装家居、智能家居、社区基建和维护这一部分。

也就是和交易服务相关的项目,比如房多多、兔博士这样服务于房产买卖领域的企业。还有像爱空间、和能人居、兔狗家装、麒盛科技这些企业,它们是能让我们的居住环境更舒适的企业。

大居住基金在选择项目上会注重下以几个要点:

一是新材料、新技术,是能从底层改造整个行业、推动行业发展的重要环节。

二是被忽略的大居住的“关节”。我们经常讲关节,到底什么样的企业能算得上是关节企业呢?我来举个例子:这两天朋友圈被华为海思总裁给员工的一封信刷屏,这封信宣布华为所有“备胎”芯片全部转正,以此来应对美国中断合作技术与产业体系的决策。芯片就是IT行业、通信行业的关节,如果没有芯片整个通信行业就会崩溃。

那么家居行业的关节是什么呢?我认为是五金件!五金件就是定制家居企业的关节。在顺德、长三角地区有多如牛毛的五金件企业,但是他们的产品质量相对较差。优质的产业都在使用海龙、凯蒂斯的五金件。

但是如果有一天优质产业拿不到海龙、凯蒂斯的五金件了,那他们的高端产品橱柜怎么办?有没有一些国内的企业能够支撑得起,能够完成替代?一些企业,很有雄心壮志,包括在珠三角、长三角地区的企业,他们在很多创一代、富一代还处在小富即安的状态时,就开始在设备、技术方面进行非常多的投入,从而已经能够生产出可以替代一些进口产品的优质五金件了。

三是智能制造新品牌,智能家居的硬件等等。

四是具备解锁多个红利潜力和能力的创新企业,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但这恰恰是最近这两年我们一直在寻找的,我们甚至不断的推动一些创业团队往这个方向走。

说到红利,大家会想到人口红利、市场红利、技术红利、改革红利等等。总结到根本,它就是能促进企业高速成长的低成本生产要素。如果发展速度很快的话,成本很高不是好事。

当出生率大幅度下降,人口红利降到历史新低时该怎么办?我们都说互联网红利没了,因为流量红利消失了,流量越来越贵怎么办?

可就在大家都在说红利没有了的时候,我们往往能看到一些不同的现象,比如拼多多。拼多多为什么能快速成长?因为它在做三四线城市的市场。很有趣的是当我们所有人都说红利没有了的时候,偏偏就有企业能找到低流量成本的地方。

举个例子,美国1865到1900年期间产生了大量富可敌国的商人,这段时间叫做美国的“镀金时代”。美国从第一次镀金时代开始到第二次镀金时代结束,用了近200年的时间去完成西部大开发、铁路、工业革命到近代全球化的过程,实现大量美国品牌输出全球。

而中国的镀金时代是改革开放的四十年,我们在四十年时间里迅速的把工业化、西部开发、工业革命、全球化这几个红利消化掉了。

《巨富》这本书中提到西方世界在经历第二次镀金时代,也就是指全球化时代的时候,新生市场经历着他们的“双生镀金时代”。

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是:同样是镀金时代,同样消耗使用的是工业化的红利和全球化的人口红利,但中国和美国所用的时间是有差异的。我们是后发,经历的时间相对短了很多,别的国家两百年,我们四十年就消耗完了,并且取得了惊人的成就。

基于以上分析,我总结几个特点和大家探讨:

首先,我认为红利的出现和消失不是同步的。在先进的地方把红利消耗完之后,落后的地方一旦能够把这些红利启动,可以用得比先进的地方更快,或者说发展速度会比先进的地方更快。

那么,为什么中国的红利在四十年前才开始启用呢?因为一个伟人把改革开放这件事变成了一个国策,这个动作解锁了这些红利。

所以红利有个“解锁”的概念。也就是一定会有一些因素限制了一个企业或者是一个区域,致使有些外部正在发生的红利你享受不到,也可以说解锁不到。

当你满足了这些条件就可以大量的使用这些低成本的红利。像拼多多,当别的互联网公司在一线城市占据地位后,它就跑去三四线城市发展。

再比如,当今日头条占据了北上广深的互联网用户时,趣头条就把三四线城市的用户全部收割了。所以趣头条成为了用两三年时间就完成了成立、发展到IPO的企业。

其次,我认为除了区域差异外,也存在行业上的差异。比如在大家居这个大产业里,很多互联网红利连接上来之后似乎对我们并没有什么用。

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这是值得大家去思考的。一定有一些东西阻碍了这件事的发生,或者是有一些技能包,在你获得这些技能包之前是不能使用更高级道具的。所以有一个进阶解锁,一旦你先解锁了这个红利,你的竞争对手、同行就会被远远的甩在后面。

关于什么是创新,我想大家都有不同的理解。业内有一位很受尊敬的经济学家叫熊彼特,他是第一个在学术上准确定义创新的人。

我把他对创新的定义分享给大家。熊彼特认为创新就是要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即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再把新组合或者新技术引进到生产体系中去。

所以企业家的职能就是引进新组合,实现创新。用在红利话题上,你重新组合这个函数就可以去解锁时代的红利。

如何定义家装市场的创新?我不喜欢家装、装饰行业的创业者说这样的话,说自己要在上万亿级的大装饰行业占据几个点的市场份额。

即使这个市场看上去有40000亿,可是,横着切一刀有家装、工装;竖着切一刀新房、旧房;再切一刀,新房有毛坯房,有开发商的精装房,旧房有二次整装和局部焕新。

这里可以切五十刀,这个40000亿的市场在你切完无数刀之后,你能做的那部分可能只剩一个千亿级的市场。

我们还可以从技术的角度去关注创新。比如爱空间做的是标准化的家装,这个标准化是指在用户层面上定义的标准化的交付。

还有新的装修方式——装配式装修、装配式内装,这又是另外一种不同的新工艺。家居、家装市场确实很大,值得大家去努力奋斗。但同时我们必须清醒判断出,要如何在里面找到更准确、更明确的目标市场定位,要能够判断出我们自己能做什么。

下面和大家分享一下爱空间的案例。陈炜当年有一点半推半就的接受了媒体把爱空间定义为互联网家装企业。

因此,大量媒体把互联网家装当做一个细分行业来看待。其实爱空间和互联网有多少关系呢?它只是在营销传播的部分用了一些互联网工具和互联网媒体,但是装修的过程依然是在线下做。

为什么会用到互联网装修的名字?因为现在年轻用户想要的是工程交付预期的可确定性。他们希望能像在天猫上买衣服和电子产品一样,拿到手的衣服和看到的图片是一样的,而中间环节是怎么解决的,这些年轻人并不关心。

这是互联网原住民成为主流消费群体的过程,是个新的消费群体在迅速成长产生的时代红利,是对确定性交付需求快速增长的红利,也是信息化科技度管理成本大幅度降低的一次管理红利。

现在所有的装修工人都能用上智能手机了。所有的工人都可以用手机,所有动作就都可以通过手机操作来实现在信息管理系统上的信息反馈。

正因为这样个原因,爱空间才能重度的投入到信息化上,通过信息化去提高管理效率。但是这种方式提高的只是管理效率,虽然我没通过财务数值测算过,但我认为这些管理效率对整个家装行业来讲还是有一定限制的。

我这里有四张照片,照片拍摄的是德国工人铺人行道路砖的过程。前面有一个机器把路面做平整,后面几个工人站在机器上把砖头按照一定的顺序排列进去,下面就像铺地毯一样把砖铺到了路面上。

用这种操作方式来铺地砖效果一定很好,而对工人技能也没有什么要求,并不需要跟着大师傅学习几十年,可能在路边随便拉一个体力好的人,就可以做这个工作。这才是工业化!

陈炜都认为爱空间不是互联网家装企业,而是标准化家装。标准化家装离工业化还差一步,它的底层工艺还没有完成工业化的过程。它只是在用标准去要求工人,而真正的工业化对工人的依赖近乎为零。只有这样,你的生产成本才能降低,生产效率才能提高。

不知道在座有多少是做家装、装饰的,你们的工人在铺瓷砖的时候使用过这些工具吗?应该没有。据说德国人铺瓷砖都是这样操作的。

我想通过这个例子表达的是,如果没有从底层工艺上真正解决工业化的问题,那互联网、信息化、数据化的工具带给你的帮助只是微量的。如果你在底层工艺上完成了工业化的过程,我相信你可以享受到多于别人十倍、百倍的互联网红利。

当然,也有人认为爱空间的标准化是相对低端的产品。但是我们千万不要瞧不起这些低端的产品。

标准化家装在个性化方面确实不如传统家装,但是它现在已经有了一定量的用户群体,而且他们的性能、个性化程度会越来越高。

比如标准化家装去年已经推出了矩阵化的产品模型,即为用户提供12种可选择的家装风格,每一种风格有8个或10个主材包,这些主材包可以分出ABC三个价格档次。

仅这一组合已经为用户提供了上百个选择。所以标准化和个性化之间并不矛盾。

我们还应该注意到,在标准化家装不断提高个性化程度的同时,又出现了更低端的技术,这种技术也在迅速发展,这就是装配式装修。

装配式装修已经在可批量交付的公寓、住宅、宿舍、办公楼、公共建筑中在使用。相对来讲它的个性化程度更低。但它的市场需求发展非常迅速。我们投资的和能人居于2018年在四川建立了合资公司,也开始为这个领域提供服务。

昨天在另外一个会场有人问我:在新零售的浪潮下,传统的家居企业该怎样往新零售方向发展?我们离年轻人的日常生活比较远,对这个问题很难产生比较创新的想法。

但是有一个工具可以提供给大家,就是所谓的同构性的参考。既然相对落后的国家可以参考先进国家的经验,那么为什么相对落后的行业不能参考先进行业的做法呢?

虽然各行业之间一定存在差异,但是也会有相同的地方。就像大象和老鼠,虽然外观一点都不同,但是如果把它们解剖开,里面的结构是一样的,这就是同构性。

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在参考其它行业时一定不能全盘照搬,而是只选其中某一部分底层逻辑做参考。比如家居行业能不能有富士康?我认为家居行业一定可以有它的富士康,但是一定和电子行业的富士康不一样。而这个行业确实需要这样的优质产品出现。

申洲国际是服装行业的富士康,ZARA母公司也是在境外IPO的公司,这些都是千亿级的企业,都是上市公司。

我认为在大家居领域一定也能够出现这种类型的企业。作为投资人我们希望更多的创新者、创业者一起往这个方向去努力。

再次祝贺创新家俱乐部成立,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机会来和大家分享,谢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猎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ecaijing.com/rwgd/111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